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塵緣2

「讓我跟隨你。」 他搖頭,「你我緣分已盡。」 她不理,「讓我跟隨你。」 「……妳尚有七世輪迴,我不能。」 「求求你。」她伏跪在地,顫抖著手輕輕捏住他衣袍一角,卑微而虔誠。 不要、不要這麼快就將他帶離她的身邊。 不夠,她們相處的時間還不夠啊!不夠的,永遠也不夠…… 慈悲的眼眸凝視著她悲傷顫抖的肩,良久,他嘆了聲氣,「……我只能讓妳隨我走一段路,妳須經七世輪迴,方能消解前世業障……這已是我的極限。」 聞言,她激動落淚,是歡欣喜悅的淚水。 她還能陪著他一段時日。 這樣就好,即使這一點時間根本不足以實現她心中的想望。但是,沒關係,這樣就好…… 她該知足,她會學著知足。 這樣,就好…… ◎ ◎ ◎ 喉頭一陣麻癢,她隱忍不住的咳了幾聲,腳下的步伐不禁慢了下來。近來,她可以明顯感覺到,自己的身體比起過去,又孱弱了幾分。 艱辛的路程,對男子而言尚且吃力,身為女子的她,更備覺艱辛。但她仍勉力堅持著,不改初衷的。 亂世當道,我佛慈悲,又怎麼忍心見眾生陷入苦海而不為所動?是的,所以她早知將有這麼一日,她們終將分離。 咳咳咳咳……這次有些久,咳嗽令她幾乎喘不過氣,她不得不停下,不斷用細瘦而骨節突出的手掌拍撫自己的胸脯,一股甜腥自喉頭深處湧出,她下意識以手遮掩,刺目的紅色已蔓延開來,滋潤乾裂的唇瓣後,一滴一滴落在衣衫與黃土之上。 她們的緣分終會走至盡頭,即使她萬般不願,卻是她早已知道並要學著接受的事實。 身體的病痛不算什麼,她根本不在意。她只求,一件事。 真的喘不過氣了,她在昏沉中不慎讓衣裙拌了腳,整個人往前栽倒。 時間為何消逝的如此之快?那個小小的他,明明昨日還在她懷裡酣睡的,怎麼今日她們已經走在分離的道路上。 唉,她的時間已經到了麼?她還想多走一段路的…… 風中傳來一聲嘆息,她掙扎著睜開了眼,映入眼簾的,是那本應在前方引導眾人的尊者,她的……弟弟。 「……你……來了。」 頰上一股濕熱,心中的了然化作一把利刃,狠狠在心上割了一刀,疼得她落下不甘的淚。 「時候到了,姊姊。」 「我不……」哽咽著,想說的說不出口,她只能一勁落淚。 「……我們說好了,只能讓妳到這裡了。」 虛弱的她已經連搖頭都顯得吃力。 她知道自己強人所難,也知道自己其實是如此的卑鄙,不斷苦苦哀求,利用他的慈悲與心軟,所以偷得了這一點時間。但是已經不能再前進,她們之間的緣分,最多只能到這裡了。 她哭著,吃力的搖著頭。 她還沒準備好,還沒做好分離的準備……她、她想反悔,不想接受這結局…… 就像看出了她的不甘不願,他嘆了聲氣,不忍的撇開視線,說道: 「妳我人世的緣分已盡,此生過後永世再無干係。」 「不!」 「妳原是我座下一株菩提樹,我在妳面前向人說法,讓妳因此修練靈性。萬物皆有靈,妳比任何人都誠心,若能因此悟道原是件好事,因此我也未加以阻止。我在那裡佈道百年,原是想為妳度化天劫,卻害了妳必須承擔人世生老病死的劫難……」 「……不、不……」 再嘆一聲,他說:「入世佈道,是我的修行,人世間尚有許多人正在等我就贖,我本不該停留一處超過百年,卻為妳破了戒,連累眾生……妳在人前幻化,就是一切苦難的開始。」 他回憶著她早已不付記憶的前生種種,不住搖頭:「天意,一切都是天意。」 她依然懵懂,人世的苦難之於她,根本不算什麼,什麼悟道,她也沒想過,她啊,從來只求一件事的…… 「……那麼,你呢?你又為何在此?」抱著一線的希冀,她啞聲問出口。 此生既是她的劫,他又為何出現在此? 「我來,是為前世因我一念之仁而無法得到就贖的眾生。」她隨著他的視線循線望去,瞧見了那蜿蜒不見盡頭的人群,「這是我的罪業,今世,我必須償還。」 淚水滑落了她枯稿的面頰,是為他說出口的答案。 仍是為眾生麼?那麼,眾生之中,可有她? 彷彿瞧穿了她的疑惑,他凝望著她,良久。她無法解讀他慈愛的眼中是否還參雜了什麼屬於凡人的情緒,最後,他對她搖了搖頭。她的心在那瞬間被揪緊,疼得她顯顯透不過氣來。 啊……她怎麼忘了,她已被摒棄在行列之外了。 一直都是她求強了,早該盡的緣分,是他一時慈悲,讓她苟且延續。路,終有盡頭,只是她仍是不願,不願就這樣放手了罷! 閉上眼,他遲疑著開口:「……沒有妳,是因為妳的苦難未完,我只能讓妳隨我走到這裡,妳我的緣分也到此為止。」 他神色如常,眼睫卻輕輕顫動,尚未脫離凡人身軀,因此尚無法完全抹去凡人的七情六慾吧! 「啊啊……」雙頰佈滿了淚水,她無力的呻吟。 眼皮不住跳動著,不安正在無限擴大。就算結局早已注定,但她仍不願去想、去面對,太早了,一切尚早…… 不要不要,她不要離開! 「不!」 不顧她淒厲的呼喊,他閉著眼轉身,隨手輕輕一揮,風自衣袖裡生出,黃沙襲來,她在風沙中持續呼喊。 「不!我不要啊!」 還不夠啊……她堅信自己還能再走上一段路的,不想分離,她不想這麼快就與他分離。她不求什麼,從來就不敢多求,因為她清楚自己是如此渺小,感情是如此微不足道,所以,所以從來不敢多求什麼,她只求……自與他重逢以來,她一直求的,就只這麼一件事…… 「求、求求你,我還不……」 咳咳,嗚咳咳咳…… 風沙吃進嘴裡,她不斷咳著,再度咳出甜膩的血水,卻仍不放棄的哭喊。 「不……咳咳咳咳……求你……回來,回來……咳咳……」 可不論她怎麼掙扎,他與人群卻不顧她的意志,漸漸消失在越來越濃的黃沙之中,終至看不見。 「障月!」 血和著淚,被風帶離了她,那是她心碎的證明。 ◎ ◎ ◎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