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塵緣1

菩提樹下,尊者正對無數信徒佈道。說到酣處,一陣微風輕吹,心型的葉瓣隨風婆娑,發出陣陣沙響。信眾無不閉起眼感受,涼風吹散了心中的陰霾,領略尊者所言。尊者亦停了下,聽著沙沙樹聲,微微笑了,祂彷彿聽見座下菩提正在向祂闡述其所領略的佛理。 尊者在心中估算了下,連自己都訝異,祂不知不覺間竟已在此處待了近百年。祂與佛陀釋迦千年前一次雲遊中,不意瞧見人世的紛亂,佛更聽見了信眾的苦難之聲,於是便命祂入世佈道,為求開脫的信眾指引西方極樂之路。 一片心葉隨風飄落,落在尊者掌中。祂拾起,含笑的眼不禁望向長久以來為祂遮蔽烈日的樹身。 近來,菩提心音越見清晰,是有了靈性吧!近百年來,祂每日坐在菩提下佈道,原是為浮沉苦海的信眾,不想竟在無意間開通了菩提性靈。輕輕撫摸葉身,尊者心中生出了憐惜。菩提佇立此處五百年,歷經無數天災戰禍而不滅,畢竟是有普渡眾生的覺悟,祂既不忍見信眾受苦又怎能眼瞧菩提歷經折磨而無動於衷? 我佛慈悲,於是祂心軟了,祂決定留在此處繼續佈道,也許,待菩提修練成精,指點一番,便也能令菩提超脫輪迴,不再受苦。 ◎ ◎ ◎ 風,吹起一片黃沙滾滾。乾裂的大地,寸草不生,路旁偶爾橫陳幾枝乾枯的枝條,荒無且悽涼。她們是過路的旅人,無暇在意這悲慘的景況,或說,沿路走來,舉目所見皆是相同的風景,她們早已經麻木了。 她走在蜿蜒沒有盡頭的人龍裡,並不特別起眼,她與人群中的每一張臉孔相同,臉頰蠟黃凹陷,雙瞳因此顯得突出,髮色在黃沙覆蓋下顯得更加枯黃,不能觸摸,因為它變得如此脆弱,輕微的撫觸就可能令它斷落飄離,嘴唇就如這片大地,滿是乾裂的傷痕,襤褸衣衫下,每個人同樣的細瘦,她們盡可能想用殘破的衣衫遮掩,無奈不論如何隱藏,單薄的身子總在風的吹襲下輕易現形。 她們是絕望的旅人,跟隨追尋前方的尊者,一路向夕陽所在之處行去,她們只想找到所謂的極樂世界,擺脫人世的苦難。 ◎ ◎ ◎ 天狗食月,不安如野火燎原,在心中不斷擴大,那日,是她生命中產生異變的日子。 年幼的她,與爹爹候在產房外,爹焦躁不安的來回踱步,她焦躁不安的望著門扉。她合攏著小小的手掌不住祈禱,祈禱娘親平安、祈禱娃娃平安,口裡不甚清晰的學著每回娘帶著他去廟裡祈福時,比丘尼的祝禱的模樣。小小的她記不全比丘尼口中念念有詞的經文,她只是不斷覆頌心中最懇切的期望── 菩薩保佑,保佑娘親與娃娃健康平安。 她低垂著頭,認真的祈禱著。 忽而見一道紅光劃過蝕月昏暗的天際,她們被這光吸引,紛紛抬首瞧望。 祥和的紅光一閃而逝,落在她家府邸,這座宅院。她們尚震攝於這忽閃滅的紅光之中,產房內,傳出了驚喜的尖叫。 「生了,生了。」 「怎麼樣?裡面情形如何?」 「回稟老爺,是少爺,夫人生了個少爺啊!」 「是麼?……是男的啊,太好了……」 她站在爹爹身側,同樣的欣喜。 ◎ ◎ ◎ 一陣強勁的冷風帶起滾滾黃沙,迎面向她們撲來。她難受的以那破敗的衣袖遮臉,黃沙自破縫中竄入,不小心吃進嘴裡,引來喉頭一陣麻癢。 咳咳咳咳…… 冷風吹起的黃沙如利刃,刮在身上是難耐的疼痛。有人實在受不住了,無聲跌倒在地。週遭一陣騷動,幾人七手八腳的攙扶,將那枯骨般的身子小心攙起。 頭無力的垂著,他們攙起了人,才發現那人已了無聲息。 「阿彌陀佛。」忽而一道清冽祥和的嗓音自人群後傳來。 「尊者,是尊者來了……」 週遭響起一陣騷動,而她早已在聽見那低頌佛號的清音,就已傻愣當場。 尊者以慈悲的眼望著那漸漸僵硬冰冷的身軀,慈悲的手輕輕撫上那灰白的臉,「若以真信、切願、念佛求生西方,則無論功夫深淺、功德大小,皆可仗佛慈力往生西方。」 尊者低吟,就像是為說予那人知曉般。就像回應尊者所言,那原本緊皺痛苦的臉,漸漸舒緩,成了安詳的面容。眾人見了,心存敬畏,隨著尊者頌吟佛號。 「阿彌陀佛。」 死亡,並不令她們害怕,因為有神佛的庇祐,即使只剩魂靈,慈愛的神佛依然願意讓她們跟隨,於是,她們一直這麼相信著…… 遠離家園,遠離朝國,遠離戰火,遠離飢餓與疾病……她們不曾迷惘不曾後悔,因為神佛與她們同在,就在不遠的前方帶領著她們。途中,有人加入行列,卻不曾有人離去,累了餓了病了,她們會想辦法互相扶持,因為她們相信,神佛絕對不會離棄她們,一旦有人支撐不住了,神佛便會翩然降臨,讓他提早脫離苦難。 她雙手合十虔誠的望著前方,與其他人同樣堅信不疑。她追隨著神佛,比任何人都要虔誠。她比任何人都更能感受神佛,在日以繼夜的行進行列中,她不時抬頭仰望瞧不見的前方,即使眼睛瞧不見,她依舊感到滿足。 ◎ ◎ ◎ 「阿彌陀佛。敢問施主,令公子出生之時,天可有出現異相?」 「什麼意思?」 「若老衲料想不假,令公子與我佛有極深的緣份。」 「方丈意思是要我兒出家?」 「是,老衲瞧令公子天庭飽滿、神志清明兼之周身紅光繚繞……若能皈依佛門,假以時日,必能成為苦海裡的一盞明燈,指引眾生前往西方極樂世界。」 「這……雖說老夫一家向來虔誠信佛,但也就這麼一脈單傳,方丈的提議,未免強人所難。」 「非老衲強人所難,而是時運如此,令公子,與我佛有極深的緣分。」 「這個嘛……」爹爹的聲音漸趨轉小,猶疑的語氣透露出爹爹心中似有所動搖。 屋裡,傳來一陣細碎聲響,她拿在手裡的東西散了滿地。 她心中沒來由一跳,一股不安襲上她小小的心靈。 她聽見了什麼? 爹爹與方丈大師仍在低聲說著話,沒有發現她。 她聽見了什麼! 爹娘向來篤信神佛,方丈大師亦是爹爹長期供養的,小小的她耳濡目染,向來尊敬神佛,沒道理,沒道理啊! 此刻的她,竟對那偉大的神佛生出了質疑。 不,這是大不敬,所以,她什麼也沒有聽見。 摀起耳,閉起眼,她蹲在屋內角落拼命搖著頭。 她,其實什麼也沒有聽見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