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見財起意24

「哎呀,我猜對了麼?那我再猜猜,這紫霞天蔘是不是可以延年益壽、增長功力……說不定還有解百毒的功效?」 那白族少年臉色難看的撇過頭,並不答話。 但小富並不以為杵,他知道自己猜得八九不離十了。其實,這也不難猜,他師遵爺爺的財寶庫裡,藏的寶物還少麼?那些個被稱為聖物、寶典的東西,若沒幾點價值又怎配讓人人視為珍寶? 魯直在一旁聽了也覺得不可思議,這世上真有這麼神奇的東西麼?那什麼紫霞天蔘,聽起來是可以吃的果實,可是,他真的沒見過啊,遑論偷呢! 想了想,魯直忽然想到一種可能,於是結結巴巴的問道: 「呃……那、那天蔘長什麼模樣?」 只有一種可能,那就是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把人家族裡的聖物當做山裡隨處可見的野果野菜……給摘來吃了。 「……你們乾脆殺了我吧!」 只怪他當初大意輕敵,既然落入中原人手裡,他已經有了死的覺悟,白族的秘密,無論如何也不能是由自己給洩漏出去。 小富挑了挑眉:「你別以為我不敢。」 魯直見小富瞬間變得狠戾的表情,心裡一陣怪異,連忙介入兩人,兩手一陣亂揮。 「別別別、別衝動……我、我說這位小公子,你……我、我不是故意、故意吃了你們的聖物……既、既然你說那天蔘三、三十年長一株,那個,你、你們再等二十年就又有了,是不是、是不是就別……計、計較了……」 魯直越說,見少年瞪著自己的目光越發凶狠,說到後來,覺得有些心虛,就沒聲了,只好轉向小富,改替少年求情。 「小、小富啊,真算起來,是、是我不對,糊裡糊塗吃了人家的東西,我、我看咱們就別為難小公、公子了,放、放了人家吧!」 小富原不想理會魯直,明明就是那少年不分青紅皂白的挑釁,他財小富豈是任人欺侮之輩,當然要連本帶利討回來……但見魯直哀求的眼神,心裡那股氣兒,不知怎地就煙消雲散了。 「哼!看在大熊的面子上,饒你一回。」 邊說著手裡又射了顆石子,解除了白族少年的禁制。 少年趴伏在地連喘幾口大氣,魯直見了不忍於是上前攙扶。 「你、你還好吧?」 少年在魯直的協助下站了起來,但腿腳仍有些無力。 「下回別再讓我遇見,否則這筆帳還有得算。」 少年聞言,低著頭的眼底閃過一抹精光,趁著魯直沒有防備,用力一推,將他推向小富,自己同時借力使力的向後一躍,足一點地,立刻施展輕功逃命去也,瞬間便消失在樹林裡。 無預警的偷襲,魯直與小富兩人跌在一團。 「嗚!」 「唉喲!」 兩聲悶哼,顯然這撞擊力不小。混亂之中,魯直顧不得痛,腦海只閃過一個念頭,深怕自己龐大的身軀會將小富壓傷,兩手連忙撐起。 「小、小富,還好麼?你、你有沒有怎麼樣?」 小富嗚著嘴,疼得眼淚在眼眶裡不住打轉,半晌說不出話。 好不容易睜開眼,他就瞧見魯直憨厚的臉近在咫尺,正擔憂的望著他。 「小富,你傷、傷了哪裡?我、我瞧瞧。」 小富搖搖頭,「我沒事兒,那渾蛋,我饒不了他……嗚,好痛,我撞疼了牙齒……你呢?」 「呃……」 忽然意識到自己撞疼的地方,魯直黝黑的臉倏地脹紅,連忙起身。 「咦?大熊你的臉怎麼這麼紅?傷著哪兒了?很疼麼?我瞧瞧?」 「我……呃,我不……」 胡亂搖著手,他想掩飾,小富眼尖,還是瞧見了。那傷處不大,只是位置尷尬,就在魯直那略顯豐厚的嘴唇上。 「哎呀,都流血了,傷得挺重。」小富皺著眉,拉起魯直,「咱們快回去,我給你上個藥。」 「咦?呃……不用,我、我沒關係……」 摀住嘴,掩住傷口,魯直紅著臉,口吃越發嚴重了。 小富可不理他,大熊不但讓他咬傷還流了血,那有多疼啊! 愧疚之心令小富一時間忘了那個害他們受傷的白族少年,只顧著拖起魯直龐大的身軀,著急的奔回魯直住處。 「……小、小富,我真的沒、沒事兒……」 聲音漸漸遠去,不一會兒就聽不見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