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見財起意19

小富向來好學,對於沒見過的東西總是充滿好奇,他不停穿梭其中,不多時,手裡的花束已經多到必須以臂環抱才不致捏壞擠扁了。直到覺得自己已無法騰出手來摘花小富才罷手,懷抱著各色花束,一身香氣的走向魯直。 「大熊,你識得這些花草麼?」 魯直看了眼,然後搖頭,「有、有些識得,有些識不得。」 花谷裡,花的種類太多,偏生他大字不識幾個,除了村裡大夫曾教過他的具有療效的幾種奇花異草,其餘他壓根兒不識。最多,也就是跟著小梅管白色包心小花兒叫小鐘鈴、粉紫五瓣小花兒叫紫梅等等。依花形、依葉形,隨便取個好記又好認的名字也就罷了。 「是麼?」 聳聳肩,小富也不太在意,他吸著滿懷的香氣,覺得有些飄飄然。 「這些花兒好香呢!」 雖說是野花野草倒也美麗,摘些回去插進瓶裡,正好學學師尊爺爺故事裡那些文人雅士們的風雅。想到這裡,又不禁深吸口氣兒,各種花香混在一起,卻不顯濃郁刺鼻,飄飄然的感覺更勝,體內湧出一種微醺的暈陶,整個人好像快飛上天了。 魯直見小富搖搖晃晃,似乎站不住腳,連忙起身扶住他。 「你、你怎麼啦?」 小富靠在魯直懷裡,感覺週遭天旋地轉起來。 「好……奇怪……」 一陣頭暈目眩,就像他們當日在山上比拼酒力,力拼三天三夜後,吸入過多酒氣而醉酒的感覺。他今日明明沒有喝酒,怎麼忽然就醉了?全身軟綿綿,他連站的力氣都沒有了。小富暗自心驚,心裡隱約有了底,恐怕是他誤採了什麼毒花毒草,以致中毒了吧! 摸不著頭緒的魯直一臉驚慌,他被小富無預警的異狀嚇著了,輕拍小富的臉頰,他試著喚醒眼神漸漸迷離的小富: 「小、小富……你還、還好麼?」 魯直的擔憂尚得不到回應,就遭一聲尖銳的質問毫無預警的打斷。 「大膽,你們是什麼人?竟敢擅闖我族聖地?」 出聲之人是一名身穿蠻族服飾身背竹簍的少年。少年手持小刀,望著不遠處摟抱在一起的魯直與小富,一臉戒備。 「我……咱們、咱們不是……」 「給我老實說,我可以考慮給你們留個全屍。」 「咱、咱們……沒有……沒、沒有擅闖什、什麼、聖地……那、那個……」 魯直抱著神智不清的小富,過度緊張,他無法自己的連連結巴,說了半天一句話仍說不全。而少年顯然也沒有很好的耐性,他見魯直支吾了半天仍沒說出個重點。 「廢話少說,我只問你們姓什名啥,又是什麼門派,你照實說,否則休怪我不客氣。」 少年語氣凶狠毒辣,手裡的小刀不住揮舞,除了身形嬌小以及一臉的稚氣未脫,嚇唬人的表情可說做了十足。但汗濕的手掌與微抖的持刀手,仍洩漏了他真正的心情。 想他從小在總壇長大從沒機會出外見世面,這次好不容易承蒙藥師指派到藥園聖地採藥,本以為可以趁機玩樂一番,卻在聖地碰上兩個程咬金。這兩個程咬金,也不知是打什麼鬼主意,竟有辦法神不知鬼不覺的闖進來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