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見財起意17

她正用他最喜愛的笑容望著他,一臉羞澀: 「魯直哥,你喜歡孩子麼?」 啊啊,這是…… 他正努力辨清小梅的模樣,那是,那是十六歲的小梅…… 十六歲的小梅,笑容裡有一絲羞怯,彷彿下了決心般,她開口: 「魯直哥,我為你生寶寶好不好?你可以疼自己的孩子,不用總是疼別人家的……」 從沒注意過,當年的小女孩不知何時已經亭亭玉立,那粉色的身影,那羞怯的笑容,是如此令他心動。 小梅,小梅…… 魯直忘了小果子失蹤的悲傷,他靜靜的深深的凝視著她,像是為了將她的影子再次烙印在心中,然後,他聽見她輕聲說: 「小梅啊,最喜歡魯直哥了……」 ◎ ◎ ◎ 自無限懷念的夢境醒來,魯直發覺自己的淚微微沾濕了枕頭。 小果子的事,不禁讓他回憶起過往。 又到了這個時候了啊…… 坐在床上冥想一陣,然後他下了床,走出屋外來到井邊。 天色尚早,遠處的山頂才透出一點晨光,霧氣繚繞,不一會兒就濕了衣衫。魯直打了一桶水,脫下裏衣,將綿巾放進水盆裡,擰乾,他開始擦洗起來。 自臉開始,擦去汗漬與淚痕,然後又擦洗起光裸的上身。天漸漸熱了,他精壯的身子特別容易出汗,男人不似女人,流了汗總透著一股臭酸味兒。小梅喜愛乾淨,他怕小梅聞了味兒難過,總是特別注意自身清潔,每日睡前必定要沐浴,早起後也會拭浴,若有上山的日子,回來後更是馬上就要沖澡。鄉下人每逢重大節日才洗澡的慣例他從不遵循,只因他捨不得惹小梅生氣難過,連讓她皺下眉頭都不捨啊! 「小梅啊,最喜歡魯直哥了……」 夢裡的嘆息,那是在他們兩小無猜的年紀,小梅最愛湊在他耳邊說上的一句話,木訥如他,總是不知如何回應……啊啊……這夢這回憶,如今成了他心中最大的珍寶…… 回憶到這裡,他仍不禁紅了臉,就像回到當年那個小毛頭兒。 「大熊?」 不知不覺間,天已完全亮起。小富揉著眼伸著懶腰打了個小小呵欠,也來到井邊。 「你今兒個起得好早。」 「啊……嗯、嗯。」 搔搔頭,有種秘密被窺見的困窘,魯直拿起水桶,問道: 「你、你要梳洗麼?我給你打、打水吧?」 小富點點頭將身子靠在井邊,仍是一臉睡眼惺忪。魯直將撈起的井水倒進另一個水盆,然後自架上拿下一塊乾淨的綿巾替他攪水擰乾,送到小富面前。 「好了,拿、拿去吧!」 小富接過,抹了抹臉,又抓了把魯直恰好遞來的鹽擦了牙。梳洗乾淨後,人也清醒了,他給了魯直一個朝氣燦爛的笑容: 「謝謝。」 魯直瞧著小富的臉,瞧得呆了。 早上才在夢中與小梅相會,此刻又看見了這樣美麗的笑容,心中滿溢著一股說不出的喜悅,有一瞬間,他覺得自己似乎整個人就要飄了起來。 魯直憨傻的模樣,並不會令小富產生不快。他只是擔心,擔心連日來,魯直因小果子而低落的情緒。 雖說村童失蹤事件讓村子裡人心惶惶,村長更提了班哨隊的提案,魯直仍是鬱鬱寡歡,小富見了心裡也感到莫名的不舒爽。 過去,他們師徒四人也常鬧失蹤,他常為了搜尋特殊食材而忘了時間;小寶貪玩自然是常玩得不見人影;小源則專找隱密的地方酣睡,往往是他自己睡飽了或餓醒了才自動出現;師尊爺爺更是如此,一旦進了財寶庫,往往十天半個月找不著人是正常。他其實不太理解為何一個人的失蹤竟能驚動許多人,遑論去體會他人擔憂的心情。但此刻他卻是明白的,憂鬱的情緒會傳染,他看著魯直憂傷的表情,不自覺心也跟著沉重起來。他不喜歡這樣,所以決定試著改變情況。 用過早膳,小富躲在灶房,將早上故意多煮的飯捏成糰子,準備了幾樣小菜與一小壺昨日特地去市集買來的濁酒,一一放進竹籃後,小心提著竹籃,他來到屋前院子。 「喂,大熊。」 「嗯,什、什麼?」 魯直坐在屋前,他正在削剪竹片。家裡的篩網破了洞已經不能用了,他打算做個新的,小刀有一下沒一下的修飾厚薄不一的竹片,削平整了才好編織。 「前日我上山,瞧見了一處花谷,那兒開了滿山片野的花,好漂亮,咱們去賞花好不好?」 「花……」 「是啊!」 小富點頭,再道: 「這些日子,我瞧你為小果子的事傷了不少神,咱們今日去走走,散散心好麼?」 魯直抬頭望向小富,他瞧見那雙靈動的眸子閃著期盼,心裡有些震盪,他知這是小富真心的關懷,他怎麼忍心拂逆?自然是點頭答應了。 「那麼,咱們現在就出發吧!」 小富笑著拉起魯直,往山裡蹦跳而去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