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見財起意15

近來,村子裡有了奇怪的謠傳。 頻頻有孩童失蹤,卻又沒人瞧見綁匪的模樣,這窮鄉僻壤的,綁了人家孩子,做父母的也掏不出錢來贖啊! 「約莫是人口販子偷了孩子抓到外地去賣了吧!」 村裡唯一的秀才老夫子,下了這樣的結論。 這年頭,太平盛世,安逸慣了,偏有人不安分,總想著法子變花樣兒,讓人不得安寧。 魯直與小富翻遍了整座山,仍找不著蛛絲馬跡,無奈之下,他們來到村子,找上村長想打聽消息。 「唉,瞧瞧,這是哪家的小公子?生得好嬌貴,大熊,你上哪兒拐帶來的?」 村長聽吳家父子說過,這大熊讓人騙了去當土匪,還綁了富貴人家的小公子……該不會就是眼前這個吧? 「唉喲,差點兒忘了,聽二愣子說,你做土匪啦?去去去,別靠近我,我家沒什麼好讓你搶的,別找我,千萬別找我。」 跳上板凳,村長趕狗似的,想把魯直二人驅離他家。 「村、村長,你開玩笑呢!」 魯直苦笑著,吳二哥就一張嘴快,什麼該說不該說的都藏不住,這會兒,恐怕全村的人都以為他真成了土匪了。 「別,別別別別靠近我。」 「村長……我、我今日是來向你討、討教一件事兒……就是那個,小果子……」 村長不待他說完,已經知道了他的疑問,他揮了揮手中的蒲扇。 「唉,你問小果子啊……小果子的事兒,我知道個大概。」 「那那……」 「唉!這陣子村子不太平,連出了好幾起小孩被拐騙失蹤的案子……小果子這事兒不好辦喔!」村長連連嘆息。 魯直與小果子感情挺好,小果子私底下甚至喊他小爹呢!小果子年紀雖小,卻很貼心,他孤身一人,偶爾就靠著小果子向他撒撒嬌,疼寵小果子來排遣寂寞。 這樣一個小人兒失蹤了,他也著急在心裡。連著幾日四處打聽,想不到竟聽來這樣一個可怕的消息,大熱天的,他竟出了一身冷汗。 「大熊,你還好麼?」 小富拉拉他的衣袖,擔憂的望著他。 「啊?……嗯。」朝小富憨憨一笑。 他是太過心急,這不安都傳給了小富。瞧著小富微皺眉頭一臉擔憂,心裡有些感動有些不忍,他怎麼能夠讓小富為自己擔心? 「這麼多孩子失蹤,怎麼官府都沒動靜?」 小富想起師尊爺爺曾說過,山下有一種叫做官府的組織,是專門懲奸除惡、伸張正義的。 村長聽了小富的疑問,只搖搖頭嘆氣道: 「咱們這樣的小鄉小村,官府哪管呢?」 「什麼意思?」 「就是說,沒有銀子供上去,官老爺尊腿是邁不出大門一步啊!」 「可是……」小富皺眉,「這是官府的職責所在,不是麼?」 「是啊!怎麼不是,可人家辦案子要蒐證、跑腿兒,哪一樣不靠銀子打點?咱們沒錢,只得摸摸鼻子自個兒找了。」 「這……」 是啊!他怎麼忘了,師尊爺爺曾說過的,官府是最黑暗的,專做掛羊頭賣狗肉的勾當。師尊爺爺就是看不過,所以專挑官老爺下手,不不不,是專找官老爺們借點零花。 「那、那怎麼辦呢?如果官、官府不辦案,那、那小果子……」 小果子以及村裡其他孩子不就都沒了。 魯直聽了村長的話,焦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,坐也坐不住,就在村長屋裡來回踱步起來。 村長屋子不大,這麼個熊一般高壯的魯直在屋裡來回走動,感覺甚是擁擠。村長朝他招招手,示意魯直安坐,才道: 「大熊,你別慌。我呢,已經招集了村民,咱們打算組個班哨隊,每日安排兩個人在村子口站崗,盯著點兒,別讓村裡的孩子再讓外人給擄走,運氣若好,說不定咱們還能捉到犯人哪!」 說到這裡,村長停頓了下,執起杯子啜了口冷茶,續道: 「雖說你住得遠……唉,我勸你還是別做土匪了,怎麼?有沒有興趣加入啊?」 魯直搔搔頭,想辯解自己不是什麼土匪,轉念又想還有更重要的問題要問: 「……可是,那小果子呢?」 還有那些個被擄走失蹤的孩子們呢?誰去救他們? 「唉唉,他們都失蹤好些天了,恐怕早被人口販子押到外地去賣了,找沒影兒了。」 「可、可是那也不能……」 村長再度打斷他的話,一臉憂傷。 「唉……大熊,你還是幫我勸勸小果子他爹娘……就說,節哀順變吧!」 這話說得絕情,可他也沒法子啊!他一個小小村長,一沒橫財二沒權勢,他所能做的,就只有亡羊補牢,減少悲劇的發生,還能有什麼作為? 現下正是農忙,大夥兒各自有家要養,沒有人有那閒功夫尋人啊!再說了,失蹤的孩子,十之八九,不是被賣到外地就是死在外地了,還找什麼呢?徒增悲傷罷了! 生活要緊哪! 「……大熊,你別怪我……咱們能做的,也只能這樣了。」 魯直聽了村長的話,知道自己不論再怎麼說也是沒用,再想想這幾日夜搜尋未果,也終於死了心。 「……大熊?」 抹了下臉,魯直朝小富微扯動嘴角,露出一個難看的笑容,說道: 「嗯……咱、咱們還是先回去吧!」 「……好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