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見財起意14

「……陳三哥,這、這究竟怎麼回事兒?」 面對魯直的疑問,陳三哥沒有立即回應,他以手覆臉,深深嘆了口氣,久久未抬臉。 「嫂子……是病了麼?對了,小果子呢?怎麼沒瞧見他?我、我可有好一陣子沒見著他了……哎,小果子上回同我要草編蚱蜢,我、我已編了好些隻了,就等他來拿,他不是忘了吧?那、那個,我……」 饒是魯直這麼魯鈍的性子,也察覺了陳三哥不同以往精神的模樣,有些遲疑地,他喚:「陳、陳三哥?」 連喚數聲,陳三哥終於抬頭,他露出一種比哭還難看的笑容,緩緩說道: 「大熊,小果子他……」 話起了頭,似乎又難過的接不下去,魯直與小富沉默等待著不敢驚擾,良久,陳三哥才又開口: 「小果子……不見了……」 結縭多年,他們始終沒有孩子,小果子是他們夫妻倆四處求醫試盡各種偏方才懷上的,是他們的心頭肉啊!小果子只要小小打個噴嚏就足夠讓他們夫妻倆緊張個半天,縱使生活再苦,他們也從來捨不得委屈這心肝寶貝…… 小果子那日明明照往常那樣送飯到田裡給他,他還摸了他的頭稱讚他能幹的,可,怎麼會如此?才半天!從家裡到田地也不算遠,怎麼……怎麼就不見了呢? 「陳三哥?」 「小果子……那日送飯,然後……就不、不見了……」 「陳三哥,你、你先別慌。」 「……好好一個人,怎麼就平空消失了……小果子……」 「啊啊──娘的小心肝兒啊……」 隔著布帘,陳家嫂子的淒厲嗓音傳進了三人耳裡,陳三哥抱頭痛哭,魯直與小富卻是面面相覷,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。 聽到此處,兩人大概了解了原因,卻又愛莫能助。魯直想了半天,最後只得拍拍陳三哥的肩頭,輕聲安慰: 「陳、陳三哥,你別擔心。也許……小果子是一個人上山裡玩兒,忘了時辰……也說,說不定,小果子一會兒就回來了。你先安慰安慰嫂子,我、我這就去幫你找找,啊?」 語畢,見陳三哥仍伏在桌上,知他正傷心,也不忍再說,牽起小富的手,兩人一起離開了陳三哥的屋厝。 「……你很疼那個小果子麼?」 「是啊!」 「那……你說,怎麼辦呢?」 「我、我想先找找小果子,說不定他跑去山裡玩兒,迷了路,正等著我去救他……」 小富點了點頭,「那咱們回去收拾好東西就立刻去找?」 魯直聞言,原本沉重的臉色稍緩,他朝著小富露出一個憨厚的笑: 「好,謝謝你。」 小富瞧著,莫名紅了臉。 他想起,以往在山上,從來不曾聽過一句道謝。他是勞碌命,為著那三個一天到晚惹麻煩的傢伙們收拾爛攤子,久了就覺得他做這些好像是應該,第一次有人向他道謝,想想,還真是有些不習慣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