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見財起意1

1 聚寶山,地勢奇險,山勢奇特,除向陽一側坡勢梢緩,上附薄土尚可容耐寒花草生長外,餘下則岩壁裸露,陡峭筆直的壁面,除飛鳥根本無人能攀登其上。此刻,在這附著厚實青苔的岩壁間,依稀可見紅、藍、黑三道彩光迅速由上而下掠過,驚擾了向來離群索居的高山孤鳥。 自高聳入雲的山崖墜落,小富能夠明顯感受到白如棉絮的雲霧拂過臉頰的觸感,他的心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懼怕,因為他對自己的武功充滿自豪。微轉頭,他看向不遠處同樣下墜的同門師兄弟,一個嘻皮笑臉,一個睡眼惺忪,他不禁思索,彼此雖然嘴上不說,但他們同樣都對山下的世界充滿好奇吧! 「小富,小源,咱們就此別過,我先走一步啦!」 紅衣少年小寶語含興奮,足一點崖邊突出的岩塊,岩塊滿布青苔的表面微微禿了點算是留下到此一遊的足跡,紅影已瞬間飛向另一側消失不見了。 「嘖!」 跑這麼快,連道別的時間也不給,小寶性子總是這麼急躁。 小富目送小寶消失的身影,暗自心忖搖頭。他往黑衣少年那邊望去,恰好見他閉上雙眼,似乎又打算昏睡過去。若是平時,他是根本也不想理會這患了嗜睡症的懶鬼,但現在不論人事時地物都不是他們可以如此放鬆的時機。身體下墜頗有加快之勢,他敏銳的目力更在幾十丈外就看見了危機,他略為慌張的喚了聲: 「小源!」 下面等著黑衣少年的,是根橫向生長的松枝。黑衣少年若循線落下,勢必會撞上松枝。而非常不巧,那松枝雖不甚粗壯,卻也可能在這高速的撞擊下傷及少年。 小富當然清楚那松枝是不會危及小源的性命,但那得是在他意識清醒懂得閃躲的情形下。 那個笨蛋! 小富忽然感到頭疼,他奮力往岩壁一蹬,朝著黑衣少年的方向飛去。 小寶與小源,他們是從小與他一起長大的兄弟、夥伴兼同門,一個古靈精怪、一個懶散嗜睡,總是得讓他跟在身後收拾他們闖下的爛攤子。跟他們在一起廝混的日子,他就像個老媽子,管東管西不得閒,明明照顧他們的應該是師尊爺爺的工作,最後卻都落在了他頭上……啊!還有師尊爺爺,那老傢伙也喜歡跟著小寶一起胡鬧,常常把他氣個半死! 「小源!」 終究是慢了一步,小源雖然被他頂開了點,飄飄翻飛的衣帶卻不小心纏住了松枝,小源止住墜勢的身子如黑色蟲繭般,吊掛在松枝上。濕滑的岩壁無法立足,小富只能眼睜睜看著小源的身子在空中彈跳了幾下,然後就落向雲霧飄邈的山色中。 小源那傢伙應該沒事吧!最後一眼,目力所及,他確信他看見的是小源依然一臉酣睡的模樣,所以應該是沒事的。只是,當他餓著醒來,卻發現自己吊掛在那種不上不下的鬼地方,不知會是怎樣的一付光景?想到這裡,他不禁失笑,說不定他會難得一見的驚慌失措哪!只可惜自己看不見了。小富一點也不擔心自己還在墜落的身子,他在腦海中使勁拼湊著記憶中,小源那除了百無聊賴就是睡意朦朧的臉,怎麼也無法想像他慌張的模樣。 山雖然高,終有與地面連接的終點,在發想間,小富已穿過層層繚繞的山煙,周身不再是冰涼的水氣,他漸漸感到一股暖意,是山上不曾領受過的溫熱氣流。他好奇的往四周看去,觸目所及一片綠意,與山上帶著灰濛的綠色大大不同,山下的風光是明亮的黃綠,光是看,他的心跳便不自覺加快,對這片不曾接觸的大地更加嚮往了。 思索著,自己也該做些準備,總不能就這麼跌個頸折骨斷,他還盼著去求證師尊爺爺總是說得天花亂墜的山下風光呢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