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商業誌】朋友--小伍與阿德的火辣除夕夜

除夕夜,嵇德善的公寓成員僅有兩人一狗,人口雖簡單但無損年節闔家團圓的喜慶氣氛。 他們的年夜飯早早便收拾好了,典典的壓歲錢是兩根磨牙骨,牠非常高興的刁回小窩賣力的啃,暫時沒空理會兩個主人,而打發了小孩接著就是大人的時間。 進入一月以來,他們幾個休假通通報銷在大掃除工作上,已經很久沒有兩人世界了,沒有說出口的是,他們彼此都在期待今夜。 嵇德善趁著伍崇恩在廚房忙碌時就已經洗好了澡,兩隻眼睛目不轉睛的瞪著電視機,是怕小伍誤會自己的期待成了急色,所以很辛苦的假裝著。伍崇恩洗好了碗便來到客廳,看見剛洗好澡的嵇德善臉色紅潤,心裡便一陣莫名的騷動。 深深吸了口氣,他扳過阿德的臉,狠狠吻上那仍透著水氣的唇瓣。一開始,嵇德善有些不知所措,遲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。 他想不到小伍一靠近自己就獻上火辣辣的熱吻,瞬間點燃熱火,幾乎讓他跟著喪失理智。 那個吻如燎原野火,感覺整個人就要燒了起來,藉由這個吻,他們彼此都明瞭了對方的渴望。 回應的很生澀,嵇德善試著想要傳達些什麼,這已是個性保守的他所能做的極限,伍崇恩卻是不能滿足,他喜歡看阿德因為自己癲狂的模樣……他要釋放阿德壓抑多年的愛戀! 「嗚嗯……小、小伍……不要,啊……」 花了一點時間,才讓自己清醒,差點就要打破自己的禁忌── 「阿德,阿德!」 粗喘著氣,伍崇恩一邊吻一邊在嵇德善耳邊叨喃他的名字,雙手一邊用力擁抱一邊靈活的探進他穿了好幾層的衣物裡,手指是溫熱的,因為他特地用熱水泡過。 「……嗯……小伍……不要在、在這裡……」 嵇德善很困難的喘著氣,滿臉通紅,連忙握住那隻已經探進棉褲裡的手腕,想要制止卻有些無力。 「……好……」 伍崇恩呢喃著答應了,卻仍沒有放開嵇德善,唇、手在他身上不斷忙碌著。 「小伍……啊嗯……」 嵇德善發出了貓咪般甜膩的叫喚,不斷搖著頭,說不出完整的話語。 小伍不斷在自己身上各處點火,讓他渾身難受,身體迫切的想要小伍,理智快要燃燒殆盡。 不要,他不要在客廳做……這種羞恥的經驗一次就夠了,那次的經驗,讓他整整一個月不敢讓客人上門…… 「房、房間……」 「好、好,我們回房間……」 伍崇恩拉起幾乎埋進沙發裡的身子,兩人仍是不住擁吻著彼此,身體緊緊貼合在一起,拖拖拉拉的朝臥室走去,中間嗑嗑拌拌,差點撞倒了小几上的擺飾,又差點踩到來湊熱鬧的典典,好不容易回到臥室,嵇德善花費了一番功夫,才將典典擋在門外,伍崇恩根本已管不上典典了,從背後環抱住嵇德善,手在衣服下忙碌,唇在嵇德善的耳際、脖頸流連。 嵇德善剛關上房門,就聽伍崇恩在耳邊低喊自己的名字,然後一陣天旋地轉,自己已躺在床上任人宰割了。 衣服不知何時被褪下,腦筋一片空白,早已無法細數那不斷落在自己身上各處的舔吻,心急速的在胸腔躍動,期待得到更多,卻又不知該怎麼索討,猶豫了一下,最後他只好將手插入小伍濃密的黑髮中。 微微顫抖的指尖洩漏了主人的心情,伍崇恩的唇很快的重新擄獲那已因自己的吮吻而色澤艷麗的唇瓣。 「……嗯,小伍……」 「阿德、阿德……」 下半身緊緊糾纏在一起,更助長興奮的情緒。嵇德善下意識的弓起一條腿,伍崇恩順勢將那腿勾放在自己的腰上,手順著大腿的肌里一路滑至根部,只是輕輕握住,那本已因摩擦而興奮半抬頭的象徵倏然硬直。 「唔──」 感覺自己的變化,嵇德善不禁脹紅著臉。怎麼辦?他竟變得如此肉慾,小伍會不會……看不起自己? 伍崇恩看著嵇德善從剛才就緊閉的雙眼,心中湧起更多的名為愛憐的情緒。 「阿德,我好喜歡……」 真不可思議,過去十多年來,他從未曾看透阿德的想法,現在只是他的一個表情,自己就能讀懂。原來,心中坦蕩蕩一切就變得清明起來。 伍崇恩難耐的握住彼此的分身上下蠕動,興奮的汁液很快就弄濕他的手,滑溜溜的手感,使他更容易加速手中的動作。 「啊啊……小……嗯,小伍……」 聽這甜蜜的呻吟,伍崇恩感覺自己就要爆發,不甘心自己先射出,連忙咬住嵇德善胸前粉紅的突起,軟舌立即纏了上去,給予更多刺激。 「哈啊!」 「喔,阿德!」他憋不住了。 「唔!」他、他也已經忍不住了…… 彷彿看見一道白光,兩人幾乎同時到達了高潮! 實在是太久沒做了,兩人很快釋放第一次,急速的心跳尚未平復,兩人緊貼的身體因喘息而激烈的起伏。 約莫過了一分鐘,伍崇恩重新覆上嵇德善,兩手不停地在他的身上游移,唇舌間或加入嬉戲的行列,惹得他喘息不已。 想起不久前自己的癡態,他羞郝的幾乎想一頭撞死。可是小伍卻又故技重施,頻頻在自己身上點火,那重新燃起的情慾正與理智拉鋸著,他難受的幾乎想叫喊出來。 「……阿德,出聲……」 小伍一邊忙碌著,一邊注意阿德的表情,那種羞怯隱忍的模樣,老實說,最能挑起他的慾望。嵇德善緊咬牙關,拼命不讓自己洩露出聲,鼻翼大張大闔的抽氣,連話也說不清了。 「唔……不……」 小伍見狀,重新吻上阿德,舌尖撬開了緊閉的牙關,阿德想說的話悶在喉嚨裡,就像呻吟。 偷偷自枕下摸出潤滑劑,小伍知道這若是在清醒的情況下,阿德必會害羞得不知所措……他永遠記得他們的第一次,阿德竟在他拿出潤滑劑與保險套後,落荒而逃般的躲到浴室裡,無論他怎麼誘哄都不肯應門……他可愛的戀人啊,保守傳統得讓他心疼。 雙手沒空,他用整個身體去摩擦挑逗阿德的,讓他無暇他顧,靈活的手旋開了瓶蓋後在手上擠滿軟膏,而阿德恰好難耐的抬起一條腿勾住了自己的腰,時機正好,他的手指立即迅捷地來到後面,在阿德感到冰涼的軟膏而略感不適之時,小伍的手指已經竄進了他的裡面。 「啊──」 阿德忍不住叫了聲,聲音很低很小,就在小伍的耳畔,那聲低吟,讓他從耳際、乳尖酥麻到下面,彷彿遊走了遍他全身的性感帶,害他差點再次洩出。 急切的再增加一根指頭,動作雖有些粗魯,但仍有注意避免造成對方身體的負擔。柔和的燈光下看不清楚,但阿德知道自己的臉必定熟透了,身體不怎麼難受,只是不斷散發出高熱,讓他們汗濕了彼此。 在準備的過程中,他們不斷的接吻與摩擦,阿德的手不小心碰到小伍的分身,連忙驚慌的閃開,但望著小伍鼓勵的眼神,猶豫了下,終於握住了他的。小伍舒服的呼出聲,握在手裡的碩大驚跳了下,他嚇了一跳正想鬆手,小伍另一隻空閒的手即時阻止了他,不但如此,還連他的一起包覆在兩人的掌心裡。 「這次換你……」讓我們一起舒服。 小伍的眼神這麼訴說著,阿德害羞的閉上眼,眼睫卻隨著身後那不住蠕動的手指顫動,想到自己毫無遮掩的讓小伍看了通透,又不甘心的睜眼與之對望。 不想只有自己被服侍,或者該說,他也渴望為愛奉獻……他也要讓小伍因自己而快樂。 想通了這點,他大膽的施了點力開始上下摩擦,不同於被動的矜持,他因前後的敏感處不斷被撩撥,主動吮吻小伍的唇。 唇舌交纏,乳尖似有若無地嬉戲碰觸,分身交相取悅以及身後的開拓,各種淫靡濡濕的聲音在這小小的斗室裡與彼此的喘息交織成樂曲,讓他們興奮到了極點,感覺到阿德已經準備好了。 「阿德……」小伍戀戀不捨地舔了舔阿德同樣不捨收回的舌,「我要進去了……」 小伍在手指抽離的同時,將碩大抵在那尚未閉合穴口。 「啊!」 畢竟不同於手指的侵入,小伍緩慢的將自己埋入阿德的身體深處。 「小、小伍……嗯……」 「阿德,阿德……」 知道他的阿德無可避免的在這開始的階段總要難受一番,小伍為轉移他的注意力,兩隻手熟門熟路的在阿德身上各處點火,就是希望能紓解心愛的人那一瞬間緊繃的身體。 一點一點的,在阿德重新意亂情迷的時候,他們終於深深結合了。 輕撫著阿德汗濕的髮,小伍愛憐的吻上阿德的額際、眼睫、鼻頭,然後又是一個綿長的吮吻── 「阿德……」吻與吻間,有如歎息的低語。 在他挺身衝刺之際,他的吻終於也來到阿德的耳畔,輕輕的說: 「我愛你。」 《完》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真的有障礙,這篇文章從過年寫到現在,終於勉強告一個段落。 我很佩服自己啊!終於挑戰了H文~ 我會繼續努力滴~~~ 夫人筆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