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試閱】清風公子之鬼面閻羅16

「他怎麼辦?」依然昏迷的柳清風,無論如何是不能帶上路的。 「我已通知佟大夫,他近日就會趕往江陵。」 「不找間客棧讓你家公子養傷麼?」 江陵,至少還需五日路程,雖說那是他們的下個目的地,但也不急於一時,眼前柳清風更要緊不是? 「公子已吩咐,無論發生何事,一切依計畫行事。」 「我不是非要你們一同前往。」 「公子也請先生切勿自行離去。」 這柳清風! 這柳清風當真可以為滿足自我好奇心不顧一切?但憑雙一盟,有什麼事是他不能掌握的,何苦要走一遭就為親眼目賭! 罷!隨他吧! 「……好,就去江陵。」 「這期間就有勞先生。」小菊再拜叩首,鄭重其事。 這金針封穴能阻氣血外流,同時亦會干擾周身運行,是以仇恨天必得每二個時辰輪流解開一穴以保筋脈交通順暢。佟大夫亦派人快馬加鞭先行送來幾味保命聖藥,以延緩症狀。 五日後,他們終於抵達江陵,小菊將馬車駛進城內一間客棧,佟大夫稍早一步抵達,連忙出來相迎,幾人合作將柳清風抬進房。 「究竟是怎麼回事?」佟大夫為柳清風把脈,眉間的縐褶幾乎要打在一起了。 「公子不慎割傷了手……」 「怎麼如此不小心,他明知自己不能見血……算了,等他醒了我再好好教訓他。……這金針封穴,是你做的?」 把脈時,他便察覺了柳清風體內有幾股氣勁封住了要穴,一見仇恨天,就知此人身手不凡。 這封穴手法需得將內力化如尖針,刺入穴位卻又不可有所損傷,若不是武功修為深厚,難以做到。見青年未過而立,便有此境界,以其實力是足以傲視江湖。 「是,因為血流不止,這是下策。」 「不,多虧你,否則這傢伙撐不到現在。」 佟大夫語氣萬分心疼,邊說著,邊手不停歇的翻找藥箱,取出幾個小瓷瓶來,分別起出藥粉和成膏丸後放進柳清風嘴裡,待化開後便能自行嚥下。然後又找出幾味藥粉調成泥狀,不知何用。 「你,」他指指仇恨天,「你來解穴。」 仇恨天上前一一解了穴,那傷處已過五日仍嶄新如昔,此刻又見縷縷紅絲匯聚成流,佟大夫將藥泥覆蓋在傷處,約莫過了一刻鐘再取下,那傷處竟不再流血且開始癒合,眾人見之稍稍放心。 又過半個時辰,原已昏睡五日的柳清風竟開始醒轉。 「嗚……」迷濛睜開眼,第一眼瞧見佟大夫,他還以為自己在作夢。 「醒了啊!」佟大夫沒好氣,「你這傢伙,存心要我老命。讓我一路顛簸又讓我擔心受怕,我下次再答應讓你自行出門,我就是傻子。」 身子不聽使喚,熟悉的沉重感,他終於想起昏迷前的事,「我……」 有氣無力的嗓音透著沙啞,佟大夫一聽,心裡也軟了,嘆了聲氣,再道: 「算啦!身子是你自己的,自己小心,現下雖清醒了依然不可大意,這幾天好好給我躺著,知道麼!」 柳清風幾不可聞的點了點頭。 「我啊,要弄一味苦死你的藥,讓你好好受次教訓。」 柳清風一臉委屈的眨著那雙美麗依舊卻少了光彩的大眼,佟大夫哼了聲,搖搖頭再嘆一口氣,儘自收拾東西去了。 柳清風在小菊的服侍下坐臥在床,小菊更貼心捧來一杯溫熱茶水讓他漱口潤喉,滿嘴的苦藥味沖淡了些,人也精神許多。 「……謝謝。」他向始終站在一旁沉默不語的男人道了聲謝。 「我沒做什麼。」 柳清風虛弱一笑,「我知道,定是你救了我。」 對這感謝,仇恨天並不放在心上。 「究竟是怎麼回事?」不知何故,這問題憋在心裡幾天,他卻沒想過問小菊,只想著等本人清醒再說。 「也沒什麼,就是身子骨不好。」頓了下,再加一句:「娘胎帶來的病。」 也就是熱不得冷不得,體質虛寒,小心照顧也就罷了,只是一旦見血便不得止這點叫人稍嫌困擾。這麼多年也過了,真不算什麼。 「……你常像這樣?」一病就要命,無怪乎他身上總是飄著股藥香,應是長期浸染藥物所致。 「那不算什麼,小時候看大夫,總說我活不過二十,如今也走過來了。」當然,這幾年佟大夫的努力不可忽視。 「這是你豁達的原因?」 「或許。人生如浮雲,其實,真沒什麼好執著的。」年輕的眼中,有看透世事的滄桑。 「……我卻是個執著的人。」二十年的執著,為復仇;如今仍是執著,為誠信,他才有活著的感受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