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試閱】清風公子之鬼面閻羅14

夜裡,一行人在江州城內一處客棧落腳。 婢女小菊捧著一碗黑不溜丟的湯汁,走至柳清風身側。 「公子,您該喝藥了。」 「小菊,我現下好多了,無須喝藥了吧!」 「佟大夫交代了,他不在身邊,無法隨時為公子診斷,他總是不放心。您今日聞多血氣,喝了藥多少有些幫助。」 「佟大夫在的時候,我天天喝藥,這好不容易甩開了他,我還是得喝藥。光聞著藥味兒,就受不了呢!」苦著臉,他忍不住皺眉。 「佟大夫也是為您好。」 「要不,改成一日三帖吧?我實在喝怕了。」 「這小菊做不了主,公子莫再為難小菊。」 小菊不為所動,面無表情的拒絕了柳清風的提議。柳清風只得無奈的捏著鼻子嚥下那碗色澤恐怖的藥汁。 「真苦。」 美麗的五官全皺在一起,他一臉痛苦的撇開臉,卻正巧瞥見那立在窗前的人影。 仇恨天饒富趣味的望著眼前這一幕。 想不到,這柳清風不但是個藥罐子,還盡耍小孩子脾氣? 可惜啊!可惜他仇恨天生來並非女子,少了三姑六婆的習性,也自詡欠缺說三道四的本領,因此,柳清風的秘密興許還能繼續不見天日的保密下去。 小菊撤下了藥碗,換上漱口兼解渴的香茗。 麗人生動的表情,終使他忍不住開了口: 「江湖傳言的清風公子,該是如神一般的存在,可你……」 傳言那個不食人間煙火的清風公子,就如普通人般,也會生病需要看病喝藥。 「我也不過是一介凡人,江湖傳言總是誇張了些。」 「這話說得不假。」 「倒是,今日以前,我只信一半那鬼面閻羅的傳言。」對上那張可怖的臉,柳清風輕笑,「我是指關於你的容貌那部分。」 仇恨天那被毀去的半張臉,就如鬼魅般,該是禁忌的存在,柳清風卻毫不在意的說出口。這話若是出自其他人之口,想必此刻已成他劍下亡魂一枚,但如今他聽了柳清風這番言論,卻只是挑了挑眉: 「那另一半?」 「今日見識到了,可惜瞧不真切。」 他更想見識的,是天下第一莊那一役。可惜,他清風公子少了神機妙算的本事,否則當日,他該做壁上觀,好好見識一番。 「你不怕死麼?」江湖上想必還有個傳言,傳言鬼面閻羅一旦劍出了鞘,便不見活人。 「生死有命,我向來豁達。」既身為清風公子,生死早已置之度外。 「你既留我,會有機會見識。」 以茶代酒,柳清風舉杯在空中碰了下,「我很期待。」 「請。」 次日,一行人出了江州成轉往西行,越近城郊越顯荒涼,最後終於停在一戶農戶前。 普通的房舍,普通的院子,院內鋤了兩道菜畦,幾隻雞正咕咕地不住點頭啄食,一派悠閒。 無人出來應門,許是農戶下田去了。仇恨天熟門熟路的走進院落,柳清風跟在他身後,才發現農戶主人正埋首菜畦中。 仇恨天一直走至菜畦面前才停步,那是個小小的少年。 直到主人抬起頭來,才知並非少年,只是身影瘦弱嬌小,看起來很是單薄。那張蜜色的臉,看得出來是經過長年日曬。 仇恨天取來一截樹枝,他在地上寫了行字:「我來取東西。」 那人沒有說話,狀似隨意的指了房舍的方向,又低下頭工作,顯然對來客不甚在意。仇恨天見狀,點點頭,自己進屋去。 柳清風來回逡巡兩人的舉措,好奇不已。 這農戶是聽不見亦或不能言語?瞧兩人的舉措,應是相熟,但卻不熱絡。自己就站在這裡,他卻視若無睹,倒也有趣。 仇恨天出來時,手裡多了三樣物事,傳說中的龍嘯刀、鳳舞劍以及名為衷情曲的刀劍譜。 「多謝。」農戶這次卻連抬頭也不願,兀自忙碌,並未加以理會。 「走吧!」 看來,夠資格與鬼面閻羅相交的,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。 當馬車重新上路,柳清風終是耐不住好奇。 「那是誰?」 「故人。」 「……這麼不想說?」 「那並不值得一提。」 「他就是接應你的人?是你們聯手滅了天下第一莊?」 看起來不像,那農戶一看就是個樸實的莊稼人……好吧,是個性格孤僻、體態瘦弱的莊稼人,但絕不像隱世不出的武林高手。 仇恨天拆開其中一個布包,「……我以為你對這些比較有興趣。」 「……你說得不錯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