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試閱】清風公子之鬼面閻羅8

夜,寂靜的夜。 柳清風坐在床側,手裡拿著軟巾,輕輕擦拭著男子因傷口引發高燒而滿佈汗水的臉龐。 「公子,夜深露重,請早點歇息。」 柳清風搖了搖頭,沒有回答,手上的動作仍是輕柔。 「公子,您身子不好,請保重玉體。小菊等必看顧仇先生周全。」 柳清風停下手,看著態度恭敬的隨侍小菊,知是擔心自己,遂微笑道:「不礙事,我要親自照看。」 不知為何,對於眼前發著高燒的男子,柳清風發現自己竟無法放下他不管。許是他眉間的憂鬱讓他不忍心吧!柳清風暗自想著。 「公子……」 小菊還想說什麼,但柳清風輕輕搖了搖手,制止了小菊,他知道小菊的擔憂,只是他就是不願將照顧眼前男子的事假手他人,執意要自己親自服侍。 遣退了小菊,這靜謐的夜,更加靜了,有的,只剩下衣服摩擦的聲響以及扭乾軟巾時的水流聲響。不知過了多久,柳清風不厭其煩的不斷為男子重複著擦拭的動作,為的是希望能減輕男子額上的熱度。 突然,一隻強勁有力的手襲上柳清風蒼白細瘦的手腕,一個用力的拉扯,將毫無防備的柳清風整個人猛地拉向床。另一隻手則掐上他細弱的頸項,一雙精亮的眼瞳緊緊盯著柳清風絕美的容顏。 「這是哪裡?」聲音是冰冷的,沒有溫度的。 柳清風忍著手腕及喉頭的不適,就著痛苦的姿勢,困難回答: 「我……我們在臨安城,這是我……的畫舫……」 勉力睜開雙眼,望進男子深邃的眼,只看見冰冷。 「是你救了我?」 見柳清風困難的點了點頭,仇恨天環顧了一下四周,看見柳清風因疼痛而皺成一團的小臉,不禁放鬆了力道,加以清醒的緊繃過後,傷重的身子忽然失去力氣,全身癱軟的倒向床頭。 柳清風未曾預料他會突然放開自己,於是無骨也似的身子便跟著斜倚在男子身上,形成了曖昧的姿勢。 「對……對不住……」 察覺到身下人因被自己壓到傷口而緊繃的身體,柳清風掙紮著想要起身,卻因適才的慌亂,男子壓住自己的衣袖,不小心地,又跌回了仇恨天的懷中。他擔心自己的體重會加重男子的傷口,加以意識到這樣的姿勢甚是曖昧,於是更加手忙腳亂。心思雜亂,體內氣血開始翻湧,柳清風就著在男子懷中的姿勢忍不住咳起來。 那咳嗽聲像是非咳到斷氣方不罷休。仇恨天下意識的將大手撫上柳清風的背。驚覺那身子的單薄,他不自覺皺了皺眉,從而將自己的內力渡進柳清風的體內。 「……謝謝。」 柳清風止了咳,在男子懷中喘著氣,感受背上傳來的熱度。 許久,柳清風的氣息終於穩定,仇恨天亦停止輸送內力。柳清風方小心翼翼的起身。 「大夫說你傷及內腑,需要歇息。」 說話間,只見他艱難起身,四下搜尋後,發現床邊放了一套衣衫,也不客氣拿起便套上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