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試閱】清風公子之鬼面閻羅5

纖指輕彈,一名小婢雙手捧來一雕花淺盤,上頭呈著一封絹白信箋。 「這是?」 「你要的消息。」 挑眉,他拾起信箋。 信箋上,沒有署名,翻轉信箋,封泥拓下的是雙一盟的盟徽。 對面人仍是一臉微笑,說了聲請字,他看了眼,拆開那信。 信裡沒寫什麼,僅是張地圖,一張天下第一莊的地形圖,裡頭完整的標示說明天下第一莊現況,從房舍院落的位置到兵力佈署無不詳細,內容涵蓋非主事者恐怕無人知曉的暗閣地道,甚至是機關陣法以及破解之道盡皆詳述其中。 「這是?」 「據我推敲,這幾樣的東西,就藏在天井下方三尺的密室內。」 這密室僅以一條通道與書房暗閣相連,且秘道中藏有三道機關,道道皆能置人死命,是極其霸道的機簧。不正說明了內藏寶物的重要性? 再看一眼地圖,將之印入腦海,他仰頭飲盡美酒,而後手中運勁,將那地圖畫為粉塵,任由地圖隨風飄逝。 好自信的人!是無所畏懼亦或不知輕重?鬼面閻羅仇恨天,是何原因造就了這樣的一個人? 他真是好奇了。 再啜一口夜曇,柳清風問:「你的目的為何?」 難道,這仇恨天也似一般江湖人,欲奪寶刀名劍秘笈來成就非凡功夫?至於麼?就他來看,仇恨天在江湖上的排名絕對排得上前三,依憑直覺,他絕對肯定,那仇恨天絕不是個醉心武學的武癡,那是何故,曾引起武林紛爭的東西竟讓他這麼感興趣? 「你何不自己查?」 雙一盟,一個以打探消息為買賣的組織,有什麼是他探查不到的? 「我不喜探查個人隱私。」 多麼諷刺,這難道不是違背雙一盟的信條?這番話讓柳清風說出口,簡直就是天大笑話,但這就是柳清風。傳說,清風公子向來隨心所欲,不輕易受禮教束縛,有這樣的主子,也因此,雙一盟正邪難辨。 「……你與傳說的似乎不一樣。」 「並非每個柳清風皆如此。」 江湖上只有一個雙一盟,只有一個柳清風,卻不是每個承繼清風公子之名的柳清風性格也如出一徹。 當然,他是江湖人,他是柳清風,禮教之於他,的確是不放在眼裡。真要說,其實是他想聽仇恨天親口說個故事,一個關於他自身的故事。 仇恨天深深看了眼柳清風,似乎想從他美麗的笑靨裡搜尋什麼。 柳清風亦回望著他,眼裡仍找不到一絲對那醜疤的害怕與厭惡的情緒。 良久,他替自己斟滿了酒,說:「你會有機會。」 柳清風仍是笑著:「那麼,乾杯罷!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