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真泥佛教派神壇
關於部落格




個人文字、圖畫創作,版權所有,翻印必究
  • 8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【試閱】清風公子之鬼面閻羅4

清晨時分,枝頭上鳥語清脆,未退的朝露點點沾附,襯得紅花綠葉更顯嬌媚。 他仍是一身玄色衣衫,著好衣裝掛上配劍,望了眼擱置一旁小几的罩紗斗笠,想了想沒有遮臉的必要,便往房門走去。 推開房門,一名小婢已候在門前。 「仇先生,請移駕用膳。」 不愧為柳清風的隨侍,普通人見了都要惡夢連連的恐怖臉容,他來了這些天,卻無人多做反應,哪怕是連抽口氣的驚詫也無。 隨著小婢穿越不算短的門廊,來到一處偏廳,桌案上已擺滿各式餐點。 「仇先生,請。」 「怎麼不見柳清風?」 自他來到清風居作客,已過數日,除了當日那一番談話,他便也幾日未見主人。 這便是名滿天下的清風公子的待客之道麼? 「公子今日身子不適,仍無法見客,請先生見諒。」 真是身子不適亦或有意迴避? 無妨,他並不在意。 他來,只是為一樁交易,銀貨兩訖後,他們就是不相干的人。既是不相干,也就無須在意。 孤身坐在華美偏廳,享用精緻美食,他就像個主人般閒適自得。 用完早膳,回到客居,卻是意外的看見了那抹數日未見的纖瘦白影。 「你來了。」 「是,早膳合胃口麼?」 「我並不挑食。」 柳清風微微一笑,比了個請的手勢,邀他入座。 「請。」 掀袍落座,他坐在了柳清風的對面。 數日未見,柳清風的嗓音似乎較前些日子低沉,卻依舊悅耳。不經意一瞥,瞥見對面那人較上次更顯白皙的容顏……或說,那該叫蒼白。 精緻雕飾的桌案上,擺放了一支玲瓏玉瓶與兩只小巧玉杯。 看樣子,柳清風似乎有備而來。 柳清風為彼此斟上一杯案上水酒。酒氣芳華,清淡花香陣陣飄散,只是嗅著幾乎就能令人沉醉。 「這是,夜曇?」 夜曇,必須採集春花晨露,佐以六十三種藥材,經九九八十一道釀製程序,歷時十年才能釀造而成,是傳說中的,如夜裡曇花,難得一見的稀世佳釀。 「仇先生好眼力。」柳清風舉起杯,笑言。 仇恨天亦舉杯,一飲而下。 甫沾唇,只覺酒水溫潤卻不辛辣,含在嘴裡細細感受,酒裡隱藏的各種香氣隨即在口中蔓延開來,層層變化,叫人不捨嚥下。而待嚥下,那水乳交融般的錯覺,隨著酒過咽喉沁入脾胃,蔓延至四肢百骸,瞬間就要沉醉人的心智。這感覺實在太美妙,讓人忍不住貪杯,即使人不醉,心也要醉了。 夜曇之所以被稱為稀世佳釀,也算不負盛名。 而顯然,有人實在量淺。僅是小小一杯夜曇,柳清風面上已浮現兩朵紅雲,染紅了原本死氣蒼白的臉面,竟讓人心中昇起一抹憐惜。 望著漸浮現水氣的眼眸,仇恨天放輕了聲調: 「幾日不見,聽說你病了?」 「不礙事。」像是唱反調的,喉頭一陣麻癢,柳清風忍不住咳了幾聲。 「是麼?」 他很好心的沒繼續追根究底。畢竟,他們之間僅是買賣關係,並不適合過度的探問。 換他為各自斟上一杯夜曇,這次他們有默契的僅是啜上一小口。 「你來,是有消息了?」 聞言,柳清風又笑了。 乾脆俐落的切入今次的主題,不枉他特地抱病前來一趟。仇恨天是個好買家,而他,則會是好賣家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